•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593章 惊不惊喜

    11选5计划软件破解版:正文 第593章 惊不惊喜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呃呃——

        夏侯杰四肢慌乱的扑腾,两眼翻白,面上涌动从未有过的恐惧。

        好似戏虐濒死老虎,当靠近时,却发现老虎原来是装死。

        “我的好杰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祖千绝咬着牙关,一字一顿道。

        这一刻。

        他将这个自己亲手栽培长大的晚辈,恨之入骨。

        夏侯杰还想施展他那三寸不烂金舌,想再度狡辩。

        可惜。

        祖千绝并不给他机会,怒而向天空猛然一抛,道:“夏老祖,不要让他的血,脏了我夏侯神门的府邸?!?br />
        他终究不愿脏了自己的手。

        夏侯杰尖叫着,被夏侯老祖抛飞五十丈高空。

        然后急速往下坠落。

        他心惊欲绝,疯狂大喊:“刀将叔祖,毒阳子大人,救我!”

        然而。

        两人见祖千绝是使诈,并未中毒,早已吓得亡魂皆冒,慌不择路的逃掉。

        哪里还有闲暇管他?

        他发出一声绝望的呐喊。

        就在要和大地亲密接触时,忽然背后一紧。

        回头一看,是夏轻尘的狗,以爪子勾住了他的裤腰带。

        夏侯杰眼珠一转,诚恳道:“夏老祖,人孰能无过,我年幼即被刀将灌输复仇理念,才铸成大错!”

        “今日后,我愿意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请你给我一次机会!”

        夏轻尘淡淡望着他,却问向仇仇:“仇仇,你会不再吃屎吗?”

        仇仇斩钉截铁,铿锵而有力,豪迈且骄傲道:“绝不!因为,狗改不了吃屎!”

        夏轻尘轻轻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夏侯杰,淡淡道:“连我的狗都明白,狗改不了吃屎,你说,我会相信你改过自新?”

        阴险是夏侯杰本性。

        指望他改掉本性,那是痴心妄想。

        “下辈子,重新做人吧?!毕那岢舅布涑逄於?,将他带飞到千丈高空。

        夏侯杰心知求生无望,终于露出真面目。

        他满目怨毒,道:“银辉湖醪氏不会放过你的!不会??!”

        嗤——

        一柄断剑,悬空刺来。

        将其脖子前后洞穿,然后带着他的尸体,飞出万丈之外,彻底远离夏侯府邸……

        地面上。

        毒阳子面色剧变,哪里还顾得上夏轻尘,一路潜行出湖心岛。

        眼前就是城市。

        只要进入茫茫人海里,祖千绝再有盖世神通,又上何处寻找?

        可。

        刚从水中爬起来,其眼前忽然一暗。

        一袭灰袍的祖千绝,正负手,背对他,立在他的面前。

        毒阳子心中一颤。

        祖千绝,那是可与醪氏之主一较高下的古老存在。

        他和祖千绝,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想也不想,毒阳子转身又跳进水里。

        祖千绝头也不回,反手向着湖泊拍出一掌。

        哗啦——

        湖底仿佛爆炸一般,溅起二十丈的滔天巨浪。

        巨浪中,一片嫣红。

        毒阳子浑身骨骼寸断,血流不止,被巨浪拍落在岸。

        那一掌,已将毒阳子打了一个半死。

        这就是夏侯神门老祖的实力!

        毒阳子弥留之际,望着眼前的祖千绝,眼神里透着不解和迷茫。

        明明祖千绝喝下了他的毒茶,为什么实力丝毫不受影响?

        似乎明白他的意思。

        祖千绝转过身,怜悯的望着他:“因为,夏老祖算到你要来,所以提前通知我,不要触碰任何饮食?!?br />
        “我佯装中毒,就是引你出来?!?br />
        既然夏侯杰是银辉湖的奸细,而毒阳子又在梦泽中。

        两者难保不狼狈为奸,作出毒害祖千绝的事。

        所以。

        祖千绝将计就计,发现族人们中毒,便佯装自己也中毒。

        最终,不仅引出刀将这个隐藏极深的叛徒,还引出了毒阳子这个危险人物。

        原来如此。

        毒阳子呢喃:“又是夏轻尘……”

        如果没有夏轻尘,或许,他已经成功。

        祖千绝上前,一脚踩在他胸膛,将其彻底毙命。

        而后,其目光望向另外一处。

        身影几个闪烁,便以可怖的速度,追到城外运河。

        河上,疾驰一条小舟。

        上面是面色仓皇的刀将,疯狂催动小舟疾驰。

        他似有所察,扭头一望,吓得魂都没了。

        疯狂催动小舟逃跑。

        祖千绝立在岸边,掌心汇聚一团奇特轨迹旋转的月境力量,隔空打去。

        啾——

        期间连间隔时间都无,刀将连人带小舟,全部炸飞。

        小舟粉碎。

        刀将则居然没有死,落入水中后,十分艰难的爬回岸边。

        他惊恐万分望着祖千绝。

        后者却就此收手,默默离开。

        刀将不解。

        祖千绝最痛恨的,应该就是他才对,为什么会轻易放过他?

        啊——

        忽然。

        刀将的丹田中,传来一股撕裂的剧痛。

        仿佛有一柄尖刀,割裂他丹田般。

        刀将立刻明白,面现极度恐惧:“是夏侯神门的极刑!九日绝??!”

        顾名思义。

        九日之后,性命才会断绝。

        期间,每隔一炷香,丹田就会被利刃切割一次,遭受非人的折磨。

        九天下来,意志力再坚强的人都无法承受。

        其痛苦,比凌迟还要可怕。

        不止如此,每发作一次,修为就会降低一个层次。

        直到跌落回凡人。

        意寓,从夏侯神门得到的,全都还回去。

        这比杀了他,还要可怕!

        刀将紧咬牙关,满心恐慌的逃走。

        彼时。

        夏侯府邸院中。

        老祖归来时,夏轻尘正在院中给族人们解毒。

        毒阳子的剧毒虽然厉害,但对夏轻尘而言,只是小孩子把戏。

        很快就调配出对症解药。

        “多谢夏老祖,大恩大德,夏侯神门没齿难忘?!弊媲Ь屑ね蚯?。

        他万分庆幸,始终对夏轻尘保持尊敬。

        适才为夏侯神门免去一场灾祸。

        夏轻尘轻笑:“夏某没有白吃古魂果的习惯?!?br />
        祖千绝依旧心怀感激,随后问道:“夏老祖,接下来有何打算?”

        夏轻尘早有打算:“想找合适之地修炼身法,老祖可有推荐之所?”

        修炼身法?

        祖千绝暗暗惊讶,夏轻尘身份已经如此高明,竟然还不知足?

        思索片刻。

        他道:“你身法之高,普通之地修炼无益!断崖瀑附近,有一个天然洞天福地,那里灵气充足,地势险要,对你身法或有助益?!?br />
        闻言。

        夏轻尘抱拳道谢:“多谢老祖指点?!?br />
        断崖瀑,刚好是天月空行举办之地。

        亦是他和羽青阳决战之所。

        就在那附近修炼,再好不过。

        “还请在府中休息半日,我绘制好详细地图给你?!弊媲Ь?。

        夏轻尘点头同意。

        他刚刚突破,需要静修一段时间,稳定体内的力量。

        半日后。

        运河上。

        一艘悬挂剑崖圣地旗帜的巨船,顺流而下,前往断崖瀑。

        船舱里。

        平静而坐一位英俊出尘的少年。

        他,正是羽青阳!

        其目光,投向远方,眼神冰冷:“夏轻尘,这一天,终于要到了!”

        (下午五点,两更及以上。)

        (本章完)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