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495章 以妻之名(三更)

    十期 倍投稳赚方案图片:正文 第495章 以妻之名(三更)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原来,千年不散的雾海,是巨人呼出来的气体。

        每当十年,巨人沉睡中吸气一次,就会将雾海吸回去。

        十天左右,又会呼出来。

        雾海已现,再不离开,就要永远迷失在其中。

        两位老祖怀着沉痛心情,强行带走了仇仇和怜星。

        殊不知。

        那峡谷深处。

        并无一物。

        原来,夏轻尘于千钧一发之际,催动了飞空涅器。

        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绝命一击。

        不过,司徒老祖也因此得救,被夏轻尘给带离了出来。

        此时的夏轻尘虽然逃过一劫。

        但那锁链砸地,迸溅出来的强烈火花,还是给了他深深伤害。

        其一身衣衫被焚烧大半,身上多处是烫伤,还有碎石的砸伤。

        多处骨骼断裂。

        他如此,司徒老祖在后方更是如此。

        那受伤的肩胛,直接被烧干掉,火焰顺着伤口蔓延到右手臂。

        这下,其手臂是彻底废掉,再也不可能治好。

        趁其重伤状态,星力不稳。

        夏轻尘切断两人间的星力,独自一人飞走。

        “等等我!带我出去!带我出去??!”司徒老祖惊呼道。

        夏轻尘脸色一变。

        真蠢!

        居然还在叫,是怕那位巨人没有听见吗?

        果不其然。

        闻听到声音,居然再度抽动锁链,准备第三次攻击。

        夏轻尘心中微急。

        能躲过第一次,未必能躲过第二次!

        正准备向神墟外飞逃的他,思忖一瞬间,立刻转身,向着巨人飞去!

        是的,没错!

        飞向巨人!

        那锁链的威力,是向着远处蔓延的。

        反而越靠近巨人,伤害越低。

        嗖——

        凭借着模糊的方向感,夏轻尘疾驰而去。

        数个呼吸,就抵达神墟附近。

        堪堪此刻。

        那百里长的锁链再度轰然砸落。

        雾海中。

        可清晰看到一条千里火光迸溅。

        大地剧颤之余,又一条峡谷出现!

        不知道这一次,司徒老祖有没有活下来。

        不过。

        夏轻尘虽然暂时安全,可问题很大。

        巨人在此,夏轻尘贸然冲上雾海之外,必定被巨人察觉到。

        那时候,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而身在雾海,完全辨别不清方向,只会迷失其中。

        如此便罢,夏轻尘还一身是伤,急需寻找一个安定的环境养伤。

        所以,他必须尽快离开神墟。

        蓦然间。

        夏轻尘心中一动,取出了那颗铁球。

        此地不是有一座传送阵吗?

        何不动用传送阵离开?

        虽然雾海已经降临,看不清方向。

        可好在城池的废墟并不大。

        一步步的寻找,终于还是找到了传送阵法所在。

        他跳上去,准备催动阵法。

        那百丈巨人却忽然走动起来。

        其脚步一跨,掀起惊天的狂风,瞬间吹散大片的雾海,露出神墟城市的附近区域。

        夏轻尘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只见巨人挪开脚步后,转身,又单膝跪地。

        并深深低下头颅。

        夏轻尘望去,适才发现,巨人的身前,有一尊十丈高的巨碑。

        那,似乎是墓碑。

        上面雕刻着模糊不清的文字。

        此刻。

        一道惊雷闪过,将黑沉的大地映照得惨白无比。

        墓碑刹那清晰。

        上面的文字,亦瞬间映入夏轻尘眼帘。

        轰——

        雷声随后而来,滚滚轰鸣,振聋发聩。

        可,最为震动的,是夏轻尘的脑海。

        墓碑上的文字,他无法置信。

        因为,上面写的是——无尘神王之幕!

        那,是他的古墓!

        可,最令他震惊的,是墓碑镌写者——爱妻凝霜。

        惊雷闪过,黑暗重新吞没一片大地。

        可夏轻尘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立碑者。

        凝霜神王!

        还是以他妻子的名义。

        “凝霜,凝霜??!”夏轻尘无法相信。

        既然能够杀他,为何要以妻子名义,为他立碑?

        是为了展现给世人看吗?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他陷入莫大的迷惘和震撼中。

        他预料中。

        凝霜神王能够冷酷无情的杀他,又怎会善待其躯体?

        为什么要以妻子之名,立碑埋葬?

        而且,为什么不是埋葬在天上。

        而要埋葬在人间大地?

        正在思索中。

        那巨人仰起头,望向无尽的天空,徐徐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那话语,并非是对无尘神王所说。

        而是对天上的某位存在所言。

        夏轻尘惊醒,望向其雾海淡化的面容。

        适才发现。

        巨人的双眼一片空洞。

        里面的眼睛已经被挖掉,只剩下空洞的眼眶,以及残留的鲜血。

        是谁挖掉了他的眼睛?

        他又为什么镇守无尘神王古墓?

        那句对天所说的“我错了”,又是为何?

        夏轻尘身怀重重迷茫。

        其周身的气场,因为那情绪的波动而发生微妙变化。

        巨人似有所感,扭过头望来。

        夏轻尘心下一震,立刻将铁球镶嵌进阵法中,瞬间传送离开。

        巨人身上,始终有雾海遮掩。

        他不能确认其身份。

        无法得知,他是继续忠于自己,还是已经背叛。

        为了安全,他不能自爆身份。

        传送阵出现一道裂缝,将夏轻尘给吞没。

        随后一阵天旋地转。

        当四周平稳时。

        夏轻尘扫视四周场景,发现自己已经离开神墟。

        出现在一片似曾相识的狭小潮湿山洞里。

        “这里是……”夏轻尘有些惊讶。

        此地,不正是他当初突破小星位时的龙潭底部吗?

        正是在此地,他寻觅到了神级天星。

        不过。

        当初他丢弃在此的天星壳却不见踪影。

        应该是有人来过。

        “原来,那传送阵是抵达此地的!”夏轻尘倍感意外。

        当初发现传送阵时,便查探到这是单项传送阵。

        只能从别处传送到此地。

        那时他还好奇过,传送阵连接的是哪里。

        没想到,居然是神墟。

        “奇怪!”夏轻尘随后意识到不对。

        “空间阵法的构建,极为损耗时间,绝非十天可行?!毕那岢灸剜溃骸澳侨耸侨绾卧谏裥嬷写绞焓奔涞??”

        须知,十天后,神墟就一片遮掩。

        而且从铁球的沧桑痕迹来看,最少是千年前的人物。

        “一定是位实力极为强横的存在吧?”夏轻尘呢喃。

        此地安静。

        他就地养伤。

        其空间扳指里,常年有各种疗伤药物储备。

        因此,无须担忧药物。

        两日后。

        伤势复原。

        夏轻尘游出龙潭。

        尚未离开水面,忽听岸边传来打斗。

        望去。

        那是两个衣着古怪的人,正在互相厮杀。

        其中一个身着白色短衣,头戴尖帽。

        另外一位血色宽大衣袍。

        两人的交手,明显是后者实力更强一分。

        大笑中,便将白衣青年男子击倒在地,并从其身上强行拿走一块东西。

        那,不是别物。

        正是夏轻尘丢弃在龙潭底部的天星壳。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