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382章 卑鄙无耻(一更)

    体育彩票:正文 第382章 卑鄙无耻(一更)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谁要跟你谈?”夏轻尘绕开他,动身抢夺。

        余阁老太把自己当回事。

        以听雪楼成立时,展现的惊人人脉,夏轻尘在圣地眼中,比余阁老重得多。

        真被圣地得知,余阁老蓄意阻碍夏轻尘修炼。

        真正受罚的,不知道是谁!

        可笑余阁老拿着一张纸,还想鸡毛当令箭。

        谁理他?

        “仇仇,怜星,我们走!”夏轻尘带着二者冲出去。

        余阁老求之不得,当场宣布:“夏轻尘小儿,蔑视阁老,无视圣主禁令,现在我取消你镇魔岛修炼资格!”

        他爆发中星位初期的身法,追上夏轻尘:“老夫即刻遣送你回圣地!”

        不知为何。

        他对于夏轻尘的人脉,丝毫不在意。

        仿佛根本不在乎,夏轻尘事后会报复一般。

        其眼中冷光闪烁,掌心成爪,向着夏轻尘的背心狠狠一抓。

        这一抓,可是会伤及性命!

        夏轻尘察觉到危险,脚尖一点,身法同样爆发开。

        一步四百尺,瞬间避开对方的攻击。

        余阁老气笑:“老夫还奈何不了你一个小弟子?”

        一身中星位的力量,附着于双脚。

        将其身体微微托起来。

        如此一来,他身体轻盈许多,身法骤然暴涨。

        夏轻尘眼神一凌:“仇仇!”

        仇仇立刻取出飞空涅器,一爪勾着夏轻尘,另一爪勾着怜星。

        而后双翅一展,带着两人腾空而起。

        余阁老扑了一个空,又惊又怒:“夏轻尘,立刻给我下来,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他是万万没想到,夏轻尘的妖宠,居然是一只飞天狗!

        仇仇咧嘴嘲笑:“老东西,有本事你飞上来呀!”

        它还扭了扭屁股,嘲弄对方。

        余阁老气得老脸发胀。

        偏偏他奈何不了能够飞空的仇仇。

        正在此时。

        小母马从飞禽上跳落,刚好看到仇仇飞空的一幕。

        “哇,仇仇哥,原来你也会飞?!毙∧嘎砻理觳柿傲?。

        它展开自己的雪白翅膀,就要腾空飞起来。

        余阁老眼珠一转,立刻转身。

        瞬息间冲回去,一把将刚刚起飞的小母马给捉住,并捏住了它脖子。

        看到这一幕,仇仇大惊,怒道:“老东西,你要干什么?”

        余阁老一脸冷笑:“你继续飞试试,马上拧断它脖子!”

        堂堂阁老,却卑鄙如斯。

        身在圣地时,完全看不出来。

        来到镇魔岛后,适才暴露本性。

        望着白雪无法呼吸的痛苦表情,仇仇心如滴血,狗爪握紧:“尘爷,白雪它……”

        “下去吧?!毕那岢酒骄驳?。

        若白雪因此而死,仇仇永远走不出愧疚的阴影。

        与其相比,他错失一次修炼机会,又算什么?

        “尘爷,我……”仇仇愧疚难当。

        因为它的事,才耽搁主人宝贵的修炼机会。

        夏轻尘淡然道:“事情因我而起,与你无关,不必自责?!?br />
        一行人落下。

        夏轻尘回头看了眼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弟子们。

        默默一叹。

        经此耽搁,再追逐为时已晚。

        多番心血,算是彻底被余阁老毁掉。

        这笔账,一定要算清楚!

        “你目的已经达到,放开它吧?!毕那岢纠涞?。

        然而,余阁老却依旧捏着白雪的脖子,似笑非笑:“你说放就放吗?老夫岂不是很没面子?”

        仇仇目眦欲裂:“老东西,我们已经下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他们已经如他所愿,放弃争夺修炼场所。

        他却食言了!

        余阁老冷道:“本来,你们乖乖听话就能避免一切,现在嘛,哼哼!”

        他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你们一人一仆一宠,全都给我跪在脚下?!庇喔罄细艨找晃?,从飞禽上,抓来一把椅子。

        他慢悠悠的坐上去,并翘起二郎腿,一脸悠闲。

        还要跪下?

        仇仇狗牙咬得咯吱作响:“你不要太过分!”

        真若跪下,以后主人还能抬起头吗?

        “呵呵……”余阁老抬了抬脚,发现脚尖有一抹灰尘。

        他慢条斯理道:“你们不仅要跪,还要负责把我的鞋舔干净,舔得我心情好了,大概会考虑放过这只小畜生?!?br />
        其实,就算夏轻尘真的舔鞋。

        他也不打算放掉小白马。

        世上最大的痛苦,就是最喜欢的美丽事物,在眼前被一点一点撕掉。

        夏轻尘他们如此在乎小白马。

        若将其杀掉,一定会很痛苦吧。

        那样,夏轻尘会后悔,后悔不该给他一耳光!

        “赶快跪下舔鞋,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的手掌会不会一滑,把这只脆弱的小畜生给捏死?!庇喔罄下诚放袄湫?。

        仇仇咬紧牙关,满目屈辱。

        夏轻尘目光冷淡,正在思索对策之际。

        “你们跪是不跪???”余阁老戏虐的眼神里,闪烁一抹凶气。

        其手掌一用力,令白雪发出痛苦嘶鸣。

        四只蹄子在空中艰难挣扎。

        仇仇心疼无比,爪子都刺进了土里!

        “再不跪,这小畜生就要被捏死了!”余阁老哂笑。

        忽然。

        一道疾影冲过来。

        其身法之快,达到一步四百尺。

        “星云宗圣地的余阁老?”来者是一名光头老者,神色间透着几分焦急。

        余阁老认识他,讶然起身,道:“皇风圣地的赵阁老?你现在不应该镇守魔地吗?怎么跑出来了?”

        现在,星云宗圣地和盖阳圣地,还没有和镇守此地的两大圣地交换岗位呢。

        按理而言,赵阁老现在应该牢牢镇守在魔地。

        寸步不能外出。

        怎么现在跑了出来?

        “哎,别提了!”赵阁老叹口气道:“出大事了!”

        余阁老心头一紧:“什么事?”

        赵阁老道:“是镇魔大妖发怒了!”

        嘶!

        余阁老听到“镇魔大妖”四字,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镇魔大妖,是天月岭四尊大妖之一。

        它和八大圣地的祖师,乃是同一时代的古老存在!

        八大圣地的祖师在世时,都对大妖敬如神明。

        一千年过去。

        八大圣地的祖师都已化为白骨。

        唯独镇魔大妖,依旧活在世间,并且长期据守着镇魔岛。

        至今,它已经两百年不曾露过面。

        陡闻它震怒,谁不怕?

        “发……发生什么事了?以至于它如此震怒?”余阁老颤声道。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