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262章 琼楼宴请(六更)

    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码:正文 第262章 琼楼宴请(六更)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正要竭力争取一下,夏轻尘主动道:“多谢大星主、大云主抬爱?!?br />
        “但弟子最近得到的资源已经足够,就不和师兄们继续争抢了?!?br />
        他是肺腑之言。

        可在别人耳中听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燕南归第一个不乐意,皱眉道:“说得好像你想抢,就一定能抢赢我似的!”

        夏轻尘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并不解释。

        “三位前辈,我告辞?!毕那岢臼┝艘焕?,主动走下擂台。

        路过燕南归时,后者眼神一闪,假装不经意的伸了一脚,试图将夏轻尘绊倒。

        夏轻尘反应很快,原地猛的一跳,避开突然的一脚。

        但反应突然,导致袖袍狠狠一抖。

        哐当——

        三个沉重的金属块,从袖袍中抖了出去。

        砸在青石板上,发出格外沉闷的声响。

        众人想不注意都难。

        大云主随意的扫了一眼,结果,眼神本已扫过,又立刻扫回来。

        “鬼罗汉身份令牌?”大云主豁然起身,走上前,将剑形铜牌全部捡起来,吃惊道:“三枚?”

        大星主亦惊诧的望过来,老目瞪圆:“我看看!”

        作为宗门首屈一指的鉴定大师,他的说辞才更有说服力。

        仔细检查,大星主惊讶道:“是真的!红苦、紫风、孤星,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鬼罗汉令牌!”

        顿时,人群炸锅。

        “夏轻尘是新人吧?哪来的三枚剑形铜牌?”

        “别人给的?可谁肯给他如此珍贵的东西?”

        “我去!我不是做梦吧!一个新人干掉了三位鬼罗汉?”

        ……

        大云主妙目一闪,没有询问夏轻尘剑形铜牌来历,一改铁青之色,满面春风一笑。

        “夏轻尘累积斩杀三位鬼罗汉,我提议夏轻尘前去静远禅寺?!?br />
        大星主点头:“我附议!”

        这下,轮到副宗主和燕南归发懵。

        怎么回事?

        夏轻尘袖子里怎么会掉下三枚剑形铜牌?

        “我看看!”副宗主不信,拿过去亲自检查。

        结果,的的确确是真品。

        他极其不甘心,自己精心准备的埋伏,居然为夏轻尘做嫁衣?

        他有心再蛮横一次,但瞥了眼万经楼方向,立刻将此念头打消。

        “副宗主应该没意义吧?”大云主从副宗主手中夺过小金佛,塞进夏轻尘手里:“这是你的了!”

        夏轻尘真的很无奈。

        他向燕南归叹口气,道:“师兄,我本来已经让给你了,不能怪我吧?”

        燕南归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红。

        原来,夏轻尘是真的不想争夺资源,有意让给他。

        可……可他愣是要报复一下,结果,一不小心把三枚剑形铜牌给震了出来。

        到手的小金佛,就这样飞走了!

        他向副宗主投去求助的目光。

        后者恨恨瞪他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人家夏轻尘都快走下台了,你多此一举干什么?

        现在好了?

        全他妈便宜了夏轻尘!

        副宗主气得直哆嗦,老毛病都快气出来。

        他准备数月的心血,就这样被燕南归的一脚给踹没了!

        “我……我一时脚痒?!毖嗄瞎樾男榈慕馐?。

        副宗主狠狠盯着他:“那就把脚给剁了,还留着干嘛?”

        “行了,散会!”副宗主心情极度糟糕的挥挥手。

        众人纷纷散去。

        只留下少数人还在台上,副宗主也在其中。

        “夏轻尘,红苦和紫风的令牌在你身上,我们能理解,但这孤星的令牌,你从何得到?”大云主凝眸道。

        大星主缓缓点首:“不错,孤星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鬼罗汉?!?br />
        “我们星云宗多方探听此人,但他宛如空气一样,只知道有这个人,其余资料全无?!?br />
        夏轻尘正色道:“我也正要禀告各位?!?br />
        于是,他将遭遇星陨长老的事说完。

        闻言,一行人脸色沉重,立刻赶往云主峰确认。

        “真是星陨长老!万万没想到??!”大星主望了眼星陨长老胸口。

        那里有一个被烫出来的剑形令牌印记,足可确定其身份。

        大云主眼神沉着:“千年照骨镜放在星云宗已经不安全,需要尽快转移到圣地?!?br />
        谁知道星云宗高层还有多少暗月的内奸?

        “不用担心,宗主很快就会回宗门,亲自取走千年照骨镜?!备弊谥鞯?。

        闻言,二人才长舒一口气。

        “夏轻尘,你此次做得很好,为我宗除掉一个心腹大患!”大星主和大云主由衷赞赏。

        此子入宗以来,为宗门贡献良多。

        丝毫不逊色于高级弟子!

        副宗主盯了眼夏轻尘,心中烦躁。

        什么风头都被这个小子抢光了,他的指定接班人,被压得喘不过气。

        啾——

        忽然,一道尖锐的嘶鸣划破长空。

        一只白头巨雕,疾驰而来,盘旋在他们头顶上空。

        其嘴巴一松,一颗石子掉落下来。

        副宗主接住,发现石子上面绑着一张软银卷轴。

        将其拆开一看,副宗主抚掌大笑:“哈哈哈,是琼楼宴邀请函?!?br />
        大云主和大星主余光撇过去,发现上面点名邀请副宗主金玄石。

        两人心中不无嫉妒。

        琼楼宴,那是岭南最高级别的交易盛会。

        只邀请身份崇高者参加,等闲之辈,连入内的资格都没有。

        金玄石贵为副宗主,地位高于他们。

        所以琼楼宴举办方只邀请他。

        “是谁邀请的呀?”大云主问道。

        副宗主不无自豪:“琼楼宴举办方之一,游龙商号!”

        闻言,大云主和大星主更为羡慕。

        游龙商号,是岭南第五财阀世家。

        掌控的资源数不胜数。

        麾下强者如云。

        此等世家,有与星云宗分庭抗礼的资格。

        便是宗主见到商号掌舵者,都要客气一两分。

        副宗主能够得到第五财阀世家的亲自邀请,可见他在岭南地位之高,影响力之巨大。

        “呵呵,你们别急,说不定首富金家会邀请你们呢?”副宗主好整以暇的折好软银卷轴。

        大云主和大星主心中不悦。

        岭南的财阀是非常独立,对岭南宗门势力相当排斥。

        百年来,琼楼宴举办不下二十次。

        星云宗被邀请的次数,算上本次,只有三次而已。

        那些小财阀,都不会邀请大云主和大星主。

        更何况是那高高在上的首富金家?

        副宗主明显是讽刺他们。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