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196章 一笔揭过(一更)

    广东11选5在线计划软件:正文 第196章 一笔揭过(一更)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我没死,高兴吗?”夏轻尘淡然道。

        秦伯怎么可能高兴?

        差点吓死还差不多!

        他惊心平复,恢复镇定之色。

        夏轻尘不过是小辈而已,自己的孙子在羽化龙栽培下,已经突破大辰位一漩。

        就算夏轻尘识破阴谋,又能奈何自己?

        该担心的是夏轻尘自己,准备迎接秦家人赐予的噩梦吧!

        “你说什么,我不太懂,我们并不认识?!钡比?,大庭广众下,秦伯自然不会承认自己试图炸死夏轻尘。

        云天盛会期间,一切秩序,都由金不换的第二子负责。

        此人嫉恶如仇,对作奸犯科严惩不贷,没人敢在他的治理下放肆。

        夏轻尘掌心凝聚一丝内劲,淡淡道:“认不认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送你上路了?!?br />
        害得秦伯家破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该送这老家伙上路。

        “想对我爷爷动手?不知自己斤两!”那位青年一步百尺的走过来,冷冷而视。

        他对夏轻尘的恨意,比谁都浓厚。

        都怪夏轻尘,让他失去了羽化龙的栽培,以至于沦落到如今境地。

        “你的斤两,都是建立在背叛我夏府,毒害我父亲的基础上?!毕那岢究谖潜涞媚?。

        秦伯和他子孙成就有多高,夏渊所受的罪就有多深。

        他们是吸着夏渊,吸着夏府的血长大的吸血虫!

        对于这种东西,夏轻尘从不吝惜一指碾死。

        “小畜生,你胡言乱语什么?我们是清白人家,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管你夏家什么事?!鼻嗄昀浜叩溃骸拔姨嫦母歉隼闲笊探棠?,该怎么对人说话!”

        大辰位一漩的修为,身法一般,武技也一般。

        “平阳勾指!”青年一步跨过来,手如闪电,点向夏轻尘几处要害。

        据爷爷说,他离开的时候,夏轻尘的修为才是小辰位呢。

        这种货色,也敢自己叫板?

        他不禁为羽青阳不值。

        高绝如天骄神王的羽青阳,他的生死之约对手,竟会是这种小人物。

        真是不值。

        “蛮象驰野?!毕那岢酒降虺鏊?,甚至不曾动用三分之一的内劲。

        可一招打下去,青年的一指直接被打得弯曲断裂。

        右手臂更如麻花一样,扭曲而断。

        强横的内劲还势如破竹,将其本人轰飞,砸在码头的石头旗杆上。

        砰——

        旗杆晃了晃,并无大碍。

        青年却背脊断裂,嘴里不断倒抽着凉气。

        仅仅一击,便将青年重伤如斯。

        夏轻尘缓缓走过来,淡然道:“看来,羽化龙也没怎么栽培你嘛?毕竟是给人当狗,能重点栽培才怪?!?br />
        有谁会将恶狗培养得威胁自己吗?

        对羽化龙而言,秦伯一家,只是一条狗而已。

        还是很傻、很蠢的狗。

        青年疼得额头满是冷汗,满目骇然的盯视着夏轻尘:“你,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比我还高?”

        他修炼有成时,夏轻尘还是平庸无奇的普通小家族少爷呢。

        “我需要向你解释?”夏轻尘淡淡道,眼里噙着冷光。

        其脚步往前一踏,却并未赶尽杀绝。

        而是猛然一个转身,以惊人的身法掠过去,一把将即将退回人群的秦伯脖子给拎住。

        原来,秦伯见势不妙,准备开溜。

        “你以为自己今天能走得掉?”夏轻尘一巴掌抽过去,秦伯便如沙包一样,被抽得空中打着旋倒飞。

        随后跌落在孙子身旁。

        两人,一个疼得龇牙咧嘴,一个嗷嗷大叫,情状凄惨万分,引来不知情的人指指点点。

        夏轻尘毫无同情。

        一步走上前,正欲结束两人性命。

        一道正气凛然之音,自人群中响彻:“阁下,够了吧?”

        人群自动分开,一个手握金色长剑的如玉青年,带领着一群身着精致武袍,胸口雕刻有“金”字的武者们走过来。

        如玉青年的容貌,和金鳞非有七分相似。

        他正是金不换的第二子,金云开!

        金云开皱着眉:“你这样欺负老弱,不觉得羞耻吗?”

        他在人群中看了一会。

        夏轻尘重伤那名青年,他还无话可说,毕竟双方年龄相差不多。

        主动挑衅的也是那位青年。

        但那名老者,身上连半点内劲都无,是再普通不过的老人。

        这个少年,竟然也能痛下狠手!

        “老弱?你说谁?”夏轻尘瞥了他一眼:“若不懂事情前因后果,就不要武断猜测?!?br />
        以毒药暗害主人,以火药炸死小主人。

        天下间哪去找秦伯这样的老弱?

        金云开淡淡道:“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大仇,你欺凌手无寸铁的老人是事实!”

        看了眼四周,金云开道:“都退下,不要干扰码头秩序?!?br />
        闻言,围观的众人纷纷退开。

        金云开的威严毋庸置疑。

        “云开公子侠骨仁心,有他主持此事,一定会很公平?!?br />
        众人对其格外称赞。

        屏退人群,金云开大马金刀坐下。

        身后的人立刻将一张雕玉镶金的座椅置于其臀下。

        金云开抖了抖衣袖,道:“你们两人有何仇怨,我现在来了解一下,先问你们两个?!?br />
        “你们和这位少年为什么结仇?”金云开问道。

        秦伯故作痛苦和凄然,恸哭道:“实不相瞒,我曾是此人府邸的管家,因为一些琐碎事,被对方驱逐出府,未了今日见面,就对我们拳脚相加,还想杀我们,请云开公子为我们主持公道啊?!?br />
        琐碎小事?

        金云开皱眉问向夏轻尘:“真是如此?”

        夏轻尘淡淡道:“他毒害主子,现在还试图用火药炸死我?!?br />
        他表情平淡,并未用任何憎恨的表情或者语气,来增加话语的可靠性。

        因为,他只是在阐述,而不是在博取信任。

        金云开瞟了眼江上的残片,心中明了。

        谁的话可信,谁的不可信,他心中有数。

        他徐徐站起身,望向夏轻尘道:“少年,事情都过去了,他们也被你赶走,何必再耿耿于怀?”

        他走过来拍了拍夏轻尘肩膀,语重心长道:“人生在世,心胸应该开阔,为何一定要将仇恨记在心中呢?”

        “就算你杀了他们,又能改变什么?不过是多上一条人命而已?!苯鹪瓶蚀鹊?。

        夏渊十几年中受到多少侮辱?受到多少精神中的煎熬?

        现在一句“过去就过去了”,风轻云淡的揭过?

        他刚才差点被炸死,也可以轻描淡写的揭过?

        “少年,算是给我金云开一个面子,放这位青年和老人家一马,如何?”金云开道。

        他觉得,如此可两不相伤,是最好的结果。

        秦伯和青年暗暗狂喜,可以逃过一劫了。

        待与儿子汇聚,定要回云孤城,先将夏渊那个老畜生灭掉,以报今日之恨。

        怎料,夏轻尘内劲一震,将金云开的手震开。

        后者一个踉跄,被几个近卫扶住。

        他扬起眉毛,呵斥道:“你……”

        可对上的,却是夏轻尘冰冷无情的双眼。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面子?”夏轻尘其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可对某些人则例外。

        眼前的金云开,就是例外之一!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