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195章 仇人见面(三更)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最新:正文 第195章 仇人见面(三更)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他一把接过,摊在掌心翻来覆去的观看,满眸都是震撼之色。

        “暗月鬼罗汉,红苦的贴身令牌!”金鳞非作为首富之子,见识却很高明,一眼就认出来。

        夏轻尘道:“可够抵押?”

        金鳞非连忙点头:“完全足够!鬼罗汉令牌市面上价值一亿白银!”

        口中如此说,他的双眼却忍不住第三次打量夏轻尘。

        鬼罗汉的令牌从不离身,夏轻尘得到,足可说明一件事。

        红苦,死于夏轻尘之手。

        念及至此,他头皮不禁发麻。

        眼前的夏轻尘,真的只是十八岁吗?

        还是,他其实是一位看似年轻的青年人?

        “跟我来吧?!苯鹆鄯橇踩ゾ?,以特殊钥匙开启宝库之门。

        宝库并不大,一面被白纱罩住的古老镜子,躺在一块架子上。

        一眼就可看到。

        金鳞非立在入口前,将手伸过来,道:“握住我的手!宝库入口有些暗器,需要足够高明的身法才能避开?!?br />
        夏轻尘修为若只是大辰位二漩,其身法是远不足以避开暗器的。

        “哦?!毕那岢咀吖?。

        金鳞非手掌一伸,正要抓住他胳膊。

        怎料,竟一掌抓了个空。

        他视线中,分明近在眼前的夏轻尘,竟凭空消失掉。

        这让金鳞非愣住。

        怎么回事?

        直到此时,自宝库之中传来一袭平淡之音。

        “嗯,是真品?!?br />
        什么?

        金鳞非猛然回头,望向宝库中。

        但见夏轻尘单手背负,另一只手则掀开白纱,并且已经鉴定完毕。

        “虽然有些瑕疵,但的确是真品不假?!毕那岢镜?。

        嘶——

        金鳞非倒吸一口凉气:“夏公子,你……”

        夏轻尘回过头,道:“怎么了?”

        “你的身法是怎么一回事?”

        那恐怖的身法,都快接近小星位了吧?

        夏轻尘淡淡:“身法才小成,让金公子见笑了?!?br />
        《镜花月影》三层,他只修炼第一层,远谈不上大成。

        金鳞非怔然,如此恐怖的身法还是小成?

        他望着夏轻尘,有种面对深渊之感——深不可测!

        “这是大星主要交给你们的东西,请查收?!毕那岢救〕龅诙庋厦芊獯娴男偶?。

        金鳞非打开一看,满意道:“不错,正是此物!”

        “那,我们的交易达成了?!毕那岢镜?。

        于是,夏轻尘将千年照骨镜装入木匣中,背在身后。

        “夏公子,吃罢晚宴再走如何?”金鳞非热情邀请道。

        他真的很想结交夏轻尘。

        夏轻尘不论天赋、身法都属一流。

        最重要的是,那处变不惊,虚怀若谷的谦虚气质,实在令金鳞非折服。

        “好意心领了,我身负重任,无暇逗留,若金公子有时间,可来星云宗,夏某必定热情款待?!毕那岢镜?。

        金鳞非知道夏轻尘是真的不宜久留,遗憾道:“好吧,有机会,金某必定登临星云宗,拜会夏公子?!?br />
        告辞金鳞非,夏轻尘有条不紊下山。

        任务顺利完成。

        可以回宗门,拿到星空云洞深造的机会。

        正思索着,夏轻尘忽觉一道冷锐目光袭来。

        他双目如电,立刻发现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转身钻入角落中。

        那人影的面庞,他很陌生。

        应该从未见过。

        可那眼神,却充满仇恨。

        夏轻尘沉吟片许,并未追逐。

        千年照骨镜要紧,万一追过去,等待他的是陷阱呢?

        来到山脚下,他的乌篷船还停留在岸。

        夏轻尘正欲一脚踏上去,忽然,眼睛缓缓眯起来,踏出去的脚,慢慢收回来。

        有人上过他的船!

        船舷上,有一道尚未干涸的湿润掌印。

        联想刚才的仇恨目光。

        夏轻尘心中微动,故作不知的跳上船。

        但,却在上船的时刻,以身法进行短距离的跳跃,抵达相邻的乌篷船中。

        外人看去,夏轻尘只若钻进了自己的乌篷船里。

        仅仅三息后。

        忽然,夏轻尘的乌篷船底部,传来一声剧烈闷响。

        一道水浪冲天而起,将乌篷船冲击得七零八落,碎裂成无数块。

        那水浪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若是夏轻尘在乌篷船里,必定粉身碎骨!

        巨大动静,引来周围众多围观。

        其中有一老一少,两道人影挤在人群里,静静的打量水面变化。

        “爷爷,他死了吗?”青年压低声音问道,声音之中充满恨意。

        身旁的老者,一双老目阴沉如水:“为了炸死这个小畜生,我放了三倍炸药,他想不死?除非大罗神仙出面!”

        老者脸上,隐隐残留着一颗颗水珠大小的疤痕。

        像是被类似于水珠的武技伤害过。

        “爷爷,夏轻尘害了我们全家,我和你流落街头,父亲被迫加入暗月,就这样炸死他,真的太便宜他了!”

        老者冷淡道:“好歹是我伺候了十几年的小主子,给他点痛快,算是我这个做奴仆的,最后一点仁慈!”

        他不是别人。

        正是夏府昔日的管家,秦伯。

        被夏轻尘揭穿,他是羽化龙安插的内奸,并常年以慢性毒药暗害父亲,令父亲修炼艰难。

        后来,夏轻尘废其修为,将其放走。

        果真如夏轻尘所预料。

        他对羽化龙已经没用,自然遭到了羽化龙的遗弃。

        连同他的子孙,都不再被羽化龙重视,纷纷驱逐走。

        他们爷孙被迫混迹于码头,跟着船只走四海,过着异常心酸的日子。

        半日前。

        他们在码头装货时,竟然发现了夏轻尘。

        这一惊人发现,令秦伯恨意大起,趁着夏轻尘上岸的时间,在其船上安放了炸药。

        企图将夏轻尘炸死。

        “走吧,小畜生已经杀死了,只等有机会回到云孤城,杀了那个老畜生!”秦伯狠毒道。

        他怨恨夏轻尘,怨恨夏渊,怨恨整个夏府。

        两人转过身,不动声色的分开人群,往回去。

        然而,走着走着。

        忽然,一道年轻的人影,如鬼魅般,忽然闪现在其眼前。

        秦伯抬起头一看,当看清那张容颜,吓得失声尖叫:“啊,你,你没……”

        现身者,自然是夏轻尘。

        他藏在另外一艘乌篷船里,从细缝中观察人群,搜索可疑人。

        没想到,竟被他发现了秦伯和那个鬼鬼祟祟的青年。

        夏轻尘嘴角一勾,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那弧度,很冷,也很冰。

        明天四更,答谢第一位盟主诞生!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