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 正文 第126章 狗爷的人(二更)

    手机版11选5过滤工具:正文 第126章 狗爷的人(二更)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夏轻尘!”北国皇子低呼!

        出手者,自然是夏轻尘。

        唯有他,才有大辰位级别的身法!

        他徐徐收回丝线,一脸平静的将彩球交回天银公主手里。

        天银公主从震惊中回过神,适才认出是夏轻尘!

        “是你?”天银公主惊呼道。

        她无法置信,夏轻尘跌落回中辰位一叠,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身法!

        夏轻尘微微一笑,道:“绣球可不能乱抛?!?br />
        天银公主脸一红,正要说什么,夏轻尘却一个翻身,再度以一步八十尺的恐怖速度,飞檐走壁回到贵宾席。

        而后重新坐回交椅上,闭目小憩。

        从出手到回来,只有五息时间。

        甚至有些人还没有发现夏轻尘动过,以为他一直坐在交椅上呢。

        而且其神色平淡如水,如同平静的湖面,波澜不惊。

        唯有少数强者目睹全程。

        云舒皇子倒吸一口气:“夏公子,你……”

        他知道夏轻尘修为并未跌落,但并不知道,夏轻尘竟然隐藏着如此恐怖的身法!

        以至于在绝望中力挽狂澜,夺下了绣球!

        国君同样震骇。

        他一直没有将夏轻尘的实力放在眼中。

        所以根本没有如何在意他。

        可刚才那一手惊艳绝伦的身法,令身为大辰位的国君都自叹不如。

        国君豁然起身,面上终于凝聚出一丝浅浅的敬意:“夏轻尘,朕对你十分……”

        夏轻尘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打断:“还有第三项挑战吗?”

        国君面色讪讪。

        自知他的自作聪明,差点伤害到神秀公国的国运。

        “朕知错了?!惫牙⒌牡拖峦?。

        没有夏轻尘的宠物无敌横扫,没有夏轻尘亲自出马,今日挑战的结果,只有一个。

        天银公主被远嫁给北国国君,嫁给那个比他的年龄还要大的老东西糟蹋!

        神秀公国也将蒙上无法洗去的耻辱。

        夏轻尘淡淡道:“那就尽快让北国代表履行约定,以免夜长梦多?!?br />
        国君深以为然,立刻召见北国代表。

        北国皇子极其不甘心的签订了领土割让契约。

        他知道,自己争夺皇位的生涯算是结束。

        一个失去领土的皇子,未来不可能成为国君。

        他恨恨盯视着夏轻尘。

        一切,都因为此人。

        双方签订完毕,皇室固然惊喜,北国代表则黯然离去。

        “主人,我的女人还被扣留着?!?br />
        临走之际,白毛雄狮却在斗场不肯走,死死盯着对面的一幕。

        仇仇舒服的躺在篮子里,两只母狮子则悉心伺候。

        北国皇子面色铁青的望向夏轻尘,道:“请让你的宠物,把母狮子还回来?!?br />
        夏轻尘则向仇仇道:“仇仇,放人?!?br />
        仇仇爬起来,两只狗爪,一边搂住一个母狮子,望着白毛雄狮道:“她们愿意跟你走的话,我是不会挽留她们的?!?br />
        白毛雄狮松口气,正要呼喊自己的母狮子回来。

        怎料,两只母狮子掩面哭泣:“狗爷,我不想走,我想留在你身边?!?br />
        “狗爷,不要赶我走!”

        仇仇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看吧,是她们求着留下的?!?br />
        白毛雄狮瞪圆了眼睛:“小翠、小花,别胡闹,快跟我回去!”

        小翠扭过头,摇着头,道:“白哥,你走吧,我的心已经属于狗爷了!对不起!”

        小花则不留情面,道:“与白哥相比,还是狗爷更威猛,对不起了白哥,我从此是狗爷的人了?!?br />
        妖兽对力量的崇拜,比人类露骨得多,不会有丝毫掩饰。

        白毛雄狮不如人,它的配偶自然会选择跟随更强者。

        “你们……你们……”白毛雄狮气得肚子一胀一缩。

        阿勇见状,立刻跳上去,一拳头将白毛雄狮给砸晕。

        那是白毛雄狮情绪激动,导致内劲紊乱,即将自爆的征兆。

        只能将其给打晕带走。

        北国皇子目眦欲裂,只觉得胸膛即将炸裂一般,低吼道:“我们走!”

        一行人失魂落魄,狼狈万分的离开帝都。

        坐在青狼背上,北国皇子遥望着帝都,失落长叹:“得夏轻尘,可得天下?!?br />
        他们输给的不是无能神秀皇室,而是夏轻尘!

        皇室内。

        大摆庆功宴。

        作为主要功劳之一的仇仇,自然是重点。

        它趴在一只香喷喷的烤全牛身上狼吞虎咽,偶尔吐出一两根骨头,赏给一旁的小火吃。

        国君对其万分感兴趣,笑问道:“该如何称呼你呢?”

        仇仇头也不抬:“独孤求败!”

        蓦然,它感受到一丝凉意。

        抬头一望,但见夏轻尘正轻轻注视着自己,它立刻一个哆嗦:“咳咳,我其实叫做仇仇?!?br />
        夏轻尘当面,怎敢自称独孤求败?

        “那么仇仇,你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国君十分好奇,仇仇的妖兽武技从何而来。

        此类武技,神秀公国从未出现过。

        “我嘛,追求挺简单的,种种花,养养草,看看书?!背鸪鹨桓蔽沂怯心诤墓芬话?。

        国君精光微微闪了闪:“哦?你还会看书?都是些什么书呢?”

        他想从仇仇嘴中,套出妖兽武技的来历。

        仇仇一本正经的掰着爪子:“我涉猎非常广泛!比如你们人类的《金瓶梅》、《黄帝御女图》、《颠鸾倒凤图鉴》等等这些思想深刻的名著,我都看过!”

        场上一片安静。

        什么东西?

        《金瓶梅》?

        《黄帝御女图》?

        《颠鸾倒凤图鉴》?

        还思想深刻?

        国君的脸色有些僵硬。

        同桌的云舒皇子强忍笑意。

        天银公主则直接红脸,以一丝责备的眼神扫了眼夏轻尘。

        怎么能给自己的狗看这些下流的东西?

        夏轻尘捏着筷子的手指,不由用力了几分。

        这条死狗!

        它根本就是一条不学无术的狗,哪里会认真看书?

        应该只是看了一些书名,根本不知道书的内容和意思,就洋洋得意自夸。

        “诶,你们都是什么表情,怎么不说话?”仇仇忽然发现,大家表情都很怪异。

        它一脸不解的摸了摸狗头,问向夏轻尘:“尘爷,这些书可都是从尘爷父亲床底下找出来的,他如此珍藏它们,可见这些书都是思想非常深刻,非常有内涵的名著吧?这一点我没说错吧……”

        “尘爷,你脸怎么黑了,要洗洗吗?”

        “尘爷,你怎么拧断筷子了?”

        “啊,尘爷,你干嘛踢我……”

        “??!嗷呜……”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平安度过危险期!陕西首次拍到野化放归林麝 2019-03-25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