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8-11-22
  • 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

    11选5傻瓜打法 > 仙侠修真 > 探天而行 > 正文 第五十章 昏迷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码:正文 第五十章 昏迷

    11选5傻瓜打法 www.uvri.net     “你怎么知道我的所在?”

        这是何小建一直疑惑的事情,之前他藏身的密林很是隐秘,在他心中若非出动大量的人士是无法查找到他的!

        然而,他先前却是发现鸩老人是径直朝着他而来的,难道他在自己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备着手的鸩老人一脸平淡地说道:“你从山洞中逃跑的时候,本座在你的身上留下了神念印记。你藏身之处虽很是隐蔽,可并未超出本座的感应范围,本座自然是可以轻松地找到你?!?br />
        何小建的嘴角有抹苦笑,这些鬼罗门的家伙手段还真多??!

        他的双眼不住地打量着被鸩老人和那只精瘦的蛮鬼逼入的山谷,两侧的岩壁高不可攀,后面的岩壁亦是高达百丈,前方一被人堵死,俨然就是一处有进无出的绝境。

        “成为本座力量的一部分,本座会用你的力量来复兴我鬼罗门昔日的荣光,这是你无上的荣耀!”

        鸩老人语气充满火热地说着,他伸出手掌,在他的手掌心处是一眼旋转着的漩涡。

        “我呸!有毛荣耀的!”

        给了这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一个白眼,何小建很是不屑地说道。

        “桀桀,这可由不得你了?!?br />
        “上!”

        鸩老人将手中的黑色蛮鬼幡向前一指,那只精瘦的蛮鬼抡着一把比它的身子还要来得粗大的狼牙棒飞快地朝着何小建飞奔而来。

        用牙齿将手腕处的布条和环首刀拉紧,何小建面对精瘦蛮鬼来势汹汹的一击,直接使出了血斩十式最强的招式——君临天下!

        “铛!”

        一声震地耳朵都要嘶鸣的金铁交击声在山谷内不停地回响着,何小建哪怕将环首刀和自己的手腕紧紧地用布条绑在了一块,在这不可挡的巨力之下,环首刀也只能脱手而出。

        轰的一声撞击在岩壁上的何小建身子一软滑落到了地上,他的双眼紧闭,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桀桀笑着的鸩老人一步步地朝着何小建走近,在他的右手手掌上是一眼旋转着的漩涡。

        黑暗中,何小建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贪婪的饕餮盯着,浑身不自在。

        忽然看到一抹光明,他快速地往着那里跑去。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他似乎是在一处喧闹的大街上,一支迎亲的队伍从远处吹着唢呐,放着鞭炮,热闹洋洋而来。

        新郎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胸口戴着一朵大红花,满面春风地对着周围的亲朋好友作揖。

        何小建的视线往他那儿一瞥就要移开的时候,他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白发老人,还有一个穿着一袭白衣,其上绣有缥缈的白云,长发缚在身后,棱角有致的脸上满满傲气的青年。

        就是这两人将彩研带回宗门的!

        他忘不了傲气青年一指点向自己,哪怕他的实力力压姬衡、王少、林少三大东莱郡城年轻一辈的习武天才,在傲气青年这一指之下,自己竟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若不是当时彩研同样一指点出化去那股恶风,自己一定会被这股恶风给卷入湖中,在那众多的游客面前丢尽脸面。

        望着这两人一脸的喜色,何小建的心中咯哒一声,一股不妙的感觉浮现到心头来。

        他往着迎亲队伍走去,诡异的是大街上热热闹闹的人群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自己。

        一个一个神色喜气的人从自己的身体中穿梭而过,这更让何小建不解地摸了摸后脑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走在喧闹大街上,看着街道两旁熟悉的景色,他知道这是在东莱郡城,而迎亲队伍所在的方向不正是自己的老家!

        不知为何,他心中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浓起来。

        压下心头不安的情绪,他继续跟着迎亲队伍往前走着。

        “小叶紫檀?!?br />
        这是自己父母开在街上的木雕店,他偏头往里看去,再不见父母低头雕刻木雕的身影。

        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愤愤地看着这洋溢着喜气的迎亲队伍从店门前走过,她愤愤地说道:“若是哥哥还在,迎亲的一定是哥哥!”

        “什么!”

        何小建的脸色大变,难道这妇人是自己的二妹何雨汐!

        难道,难道,这迎亲队伍去迎娶的人是彩研!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还在吗!

        怎么看二妹的口气自己好像是死了,而且二妹的年龄怎么变得这么大??!

        这究竟过了多少年了!

        神色惊慌的何小建迈开脚步往着云彩妍家的方向飞奔而去,没有人阻挡他,他一路轻松地到了彩研的闺房。

        彩研梳着自己长长的头发,她的眼眸红肿,嘴中囔囔着:“小建哥哥,彩研要嫁给水至清师兄了,你在天之灵会祝福我们吗!”

        “我没死??!我没死??!”

        何小建在云彩妍的身旁呐喊着,可云彩妍却始终未闻一声。

        门外的云彩妍母亲走进来安慰道:“彩研吉时已到了,盖上盖头吧,母亲总算是等到你出嫁的时候了?!?br />
        见着看上去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母亲,云彩妍笑道:“母亲大人,您可是服了灵丹耶,您现在可是还有整整五百年的寿命耶!”

        “咯咯咯,都说得母亲好像不死的老妖怪了!”

        摇摇头的云彩妍说道:“探天而行的修真者本就是一只只不死的老妖怪,越老越厉害!”

        云彩妍母亲往她的头上盖上红盖头,牵着她的手缓缓地往外面走去。

        何小建神色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彩研嫁给水至清了!

        对!

        那时候,那伊师伯好像说过自己和彩研不可能,她和水至清师侄才是原配,水至清师侄在他来临之时已经突破成了修真者!

        彩研怎么嫁给他了,自己又怎么不在了!

        难道自己真地死了吗!

        自己怎么死了!

        迷糊中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看不清他的容貌,只看得见他的双眼发红,两片薄薄的嘴唇红得妖异。

        他发红的眼眸之中满是贪婪之色,他的右手在朝着自己的头顶伸来,而后耳边传来的咕噜咕噜的声响。

        一股股精纯的生命精华从自己的体内被汲取而出涌入那男人的体内,身体越来越虚,黑色的长发在变得灰白,而后苍白如雪。

        自己就是这时候被杀死的吗!

        不!

        我不能死!

        彩研是我的,我不能让其他的男人动我的女人,哪怕他是一名探天而行的修真者也不行!

        “??!”

        奋力将鸩老人给推开,何小建的眼前朦朦胧胧得,他的身子歪歪斜斜地往前走着。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彩研是我的!

        其他的男人不能动我的女人!

        (本章完)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晨欣,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chaptererror();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毛泽东在政治上如何要求党的高级干部   2019-03-1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美国学者关注十九大报告:中国将形成新的共识继续推进改革 2019-03-1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16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3-16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1
  •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1
  • “神奇教练”米卢来啦!看他在人民网如何“嗨”聊世界杯 2019-03-10
  • 打造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成员国应积极推动理念与实践 2019-03-07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3-07
  •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海南如何成新标杆(政策解读) 2019-03-04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3-02
  • 向德荣寓言:农夫、青蛙与苍蝇(原创首发) 2019-02-26
  •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工科男4个月画出8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11-22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8-11-22